笔趣阁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1507章 虎毒不食子

第1507章 虎毒不食子

 热门推荐:
    任侠摇了摇头:“你不跟父亲多待会儿?”

    “不了。”周洲尴尬的一笑:“好几天没看见爷爷了,我想去探望一下爷爷,我爸这边没什么事儿,我也就不用留下来了。”

    “走吧。”周建宏猜到周洲会这样:“我这边也没什么事儿,需要你留下,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任侠和周洲辞别周建宏,周洲说了一句:“走!找个地方去庆祝!”

    “你不是要去看爷爷吗?”

    “我是找借口离开我爸那。”周洲这一次对父亲没有直呼其名:“我们两个在一起时间长了,他看我不顺眼,我看他也别扭,打个招呼就行了,然后该干嘛干嘛去。”

    “你们父女的事情我不管,我只是希望你知道,你父亲还是很在乎你的。”

    “这我看出来了。”周洲沉重的点了点头:“我是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在乎我,我还以为他巴不得我早点去死。”

    “怎么能这么说。”任侠摇了摇头:“你可是他亲生的,虎毒不食子,何况他就你这么一个孩子,你没有兄弟姐妹。”

    “我倒觉得吧,他心里很清楚,如果我真有什么意外,我母亲的家族不会放过他。”

    “不管怎么说,他确实非常在乎你,而且这一次表现机智。”任侠很感慨的告诉周洲道:“如果,他当时没有那么一番表演,直接就把张辉绪当成了绑匪,接下来两个人肯定就是一番讨价还价。周建宏只要想让你平安归来,对张辉绪必然言听计从,张辉绪开出的条件,他必须全盘接受。”

    “那就接受好喽。”周洲倒是想得开:“反正他手里也没什么钱。”

    “就算没什么钱,毕竟也是有钱的。”任侠提醒道:“如果张辉绪真的狠狠敲了一笔,损失毕竟是你们周家的,而这个损失想要追讨回来,难度非常之大。”

    周洲不得不承认:“这倒是。”

    “正相反的是,周建宏有了这么一番表演,必然把张辉绪搞得一头雾水。”任侠想到这其中的细节,觉得非常好笑:“我估计张辉绪当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从来没有遇到你们这样的父女,这样一来,事情就有了转圜空间,周建宏急忙过来找我帮忙,而我通过手机号锁定了你们所在的位置。也就是说,其实你应该感谢周建宏,如果不是他急中生智,我还真没机会救你。”

    “行了,我知道了……”周洲不想过多谈论父亲:“说点别的吧,去哪庆祝?”

    “庆祝就改天吧。”任侠摇了摇头:“我现在送你去见张悦。”

    “哦,对了……”周洲一拍额头:“我差点把她给忘了。”

    “你的女人,你竟然能忘了?”

    “我的女人?”周洲轻慢的一笑:“她只是我花钱雇来,满足我的生理需要,她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钱,她甚至都不是百合,很不情愿跟我在一起。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可言,只是金钱关系而已,我有必要把她放在心上吗。”

    “不管你们到底是不是有感情,她现在毕竟是你的女人,你还是要对她负责的。”

    “你送我去见她?”周洲狐疑的问:“知道她在哪?”

    “前两天她来找我,说你被绑架了,她非常害怕,担心对方把自己也给绑架了,想让我保护她……”任侠很无奈的回答:“于是我在我家附近,给她开了一间房。”

    “然后呢?”

    “然后她一直住在那。”任侠摇了摇头:“我总不能让她住到我家里吧。”

    “你们两个有没有发生过什么?”

    “绝对没有。”任侠非常认真地回答:“朋友妻,不可欺,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我们之间又不是普通男女关系,你要是对她做点什么,我真的不在意。”

    “那也不行。”任侠还是摇头:“我不想对她做什么,倒是她好像想要对我做点什么。”

    周洲急忙问:“你答应了吗?”

    “当然没有。”任侠义正辞严:“正相反的是,我有些生气,作为我朋友的女人,竟然来勾引我。”

    事实上,张悦是受到张辉绪的指使,才来勾引任侠,但任侠和周洲都不知道这一点。

    而且周洲还觉得理所当然:“先前我跟张悦说过,不如咱们来个三人行,张悦还挺高兴的。”

    “高兴?”任侠很吃惊:“她这脑子怎么长的?”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她不是百合……”周洲依然理所当然:“她在我这里,其实得不到真正的满足,虽然表面装得好像挺享受,但我能看出来她的真实感受。你呢,是真正的男人,能给她真正想要的,更不用说还能让她得到好处,她当然愿意了。”

    “我还是有点无法接受。”任侠嘴上是这么说,但转念一想觉得其实也很正常,自己前一世身为血龙有过不知道多少女人,今日回想起来这些女人其实没有一个真的爱自己,全都是为了钱跟自己在一起。同样的道理,张悦为了钱能出卖身体给女人,又有什么不能出卖给男人的。

    “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周洲讥讽的一笑:“其实很多时候我也很无奈,世间到底还有没有真情在,好像一切都特么是用钱买来的。”

    “不管怎么说吧,你被绑架生死未卜,张悦别的不考虑,却先想到满足自己的需求,这让我很不舒服。”

    “张悦跟我的关系,跟你我可不一样。”周洲毫不在意:“她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钱,就算她不在乎我的死活也很正常。反倒是我如果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她应该尽快给自己找个下家才对,虽然说这种做法让我也不舒服,但我非常理解。”

    “你还真大度。”

    “我大度是因为我想得开。”周洲意味深长的回答:“更何况,我的麻烦,根本不是张悦能解决的。”

    任侠呵呵一笑:“看起来我被张悦当成下家了。”

    “你知道吗?”周洲目光审慎地看着任侠:“女人跟你们男人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很多女人在面临危机的时候,反而会兴趣盎然。”

    “你该不会说你就是这样吧?”

    “我还真就是这样。”周洲点了点头:“反正是只要将要有大事发生,就会让我特别的兴奋,其实很多女人都这样,所以当女人特别兴奋的时候,懂事的男人一定会递上去一张面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