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的一百零三章 “沦陷区”(二)

的一百零三章 “沦陷区”(二)

 热门推荐:
    1702年11月5日,西西里岛巴勒莫港,小雨。

    南欧的冬天就是这样,地中海毫不吝啬地将充足的水汽施舍给大地,带来了大量的雨雪。但到了阳光明媚的夏天,它却又吝啬于给急需雨水的植物施舍,整个大地一片干燥。所以,在南欧一带生活劳作,首要的便是发展合格的农田水利设施,以便在干燥的夏季给缺水的农作物进行灌溉。

    这一点如果做不到的话,如西班牙,那么整个国家的粮食产量就会受到影响,人民挨饿,不得不把宝贵的资源出售到国外,换取赖以生存的粮食说句不中听的,西班牙现在的农业,还不如摩尔人统治时期呢,至少当初人家修建了数量惊人的水库。而如果你做得好,如意大利,那么不但粮食产量可以得到保证,甚至可以利用相对温暖的气候及充足的仰光,生产优质的水果、油料作物、牧草等,让人民变得更加富足。总之一句话,全看你人民的努力以及政府是否得力了。

    意大利人懒吗?说实话,后世有点懒,或者说整个南欧都偏懒散,生活节奏缓慢。但人家天生如此吗?其实也不是。在国家加入欧元区,经济崩坏之前,他们还是比较勤劳的,工作也还算努力。可等到整个国家经济下行,港口被北欧人大量收购并任其破败,大量商船前往鹿特丹、汉堡等地卸货,国内企业也纷纷破产之后,人民没有工作,失业率居高不下,政府不得不举债发福利养他们的时候,这人想不懒散也不行了。

    而在18世纪的时候,人们更没有资格像后世那样懒散了。君不见当时移民到南美的南欧人缺乏牛马等牲畜,甚至直接人力拉犁耕地的场景么?意大利人更是地中海勤劳的典范,人民生产出大量的水果、奶酪、咸肉、橄榄、葡萄酒等商品,出口到北欧获利。意大利商人更是像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四处经商,欧洲各地甚至北非都能大量见到他们的身影,阿姆斯特丹一度有三分之一的人有外国血统,这其中的“外国”,大多数时候指的是意大利。

    西西里岛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意大利大农村。巴勒莫和墨西拿两大城市一东一西,像是西西里岛的两个门户。而在门户中间,则是大片大片的小麦田、柑橘园、橄榄林甚至是甘蔗地,农庄点缀其中,构成了好一副闲适的田园风光。

    但农村风景虽好,你可能不太愿意居住在那里。因为没有工业守护、反哺的农业,注定是处在价值链的底层的。再加上生产关系的落后以及分配机制的剥削,西西里岛的农民们的生活其实也就那样。物产丰富,饿不死,但生活物资严重匮乏,各色现代化服务(如医疗、清洁用水、教育等)奇缺无比。要不然的话,富裕的农庄主人们也不会选择住到城镇的别墅里面去了。

    其实这样也好。富人集中在城市里,北意大利军队打过来时筹集军费倒方便了一些。虽然有一些人逃到了四周的乡村之中,但绝大多数人还是选择留了下来。那亚人上百年来对西西里岛的渗透可不是白来的,事实上他们在这里的基础非常好,很多贵族都和他们有交情,不至于把他们这些外来入侵者看做恶魔。

    北意大利联军的“波河师”攻打巴勒莫城只花了六个小时。城里唯一的抵抗就是西班牙总督带着数百名军人列队放枪,不过在“波河师”二十多门火炮的轰击下,他们很快就崩溃投降了,整个战斗过程堪称儿戏。

    “波河师”是一个新兵居多的后组建师,战斗能力有限。但精良的装备以及多达7500人的编制,在巴勒莫及其左近地区依然是无敌的存在。他们留了一个步兵团在此驻防,其余两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及师直属部队,都被师长带着出去扫荡了。他们得让各个小镇和村庄的居民们知道,现在西西里岛已经换了主人了,西班牙人的时代已经过去,北意大利联邦的时代已经来临。当然最重要的是,到乡村收集一点补给品,顺便让弟兄们发点小财。出来打仗,可不就图的这个么?那几个里拉的薪水顶个屁用,不够在城里酒馆潇洒几回的。

    “白团长,你们指挥的‘波河师’搞出了好大的场面啊。”巴勒莫港码头上,刚刚下船的盛德鸿看着远方那冲天而起的烟柱,语带不快地说道:“都是意大利人,至于如此作践么?你们帮助整训的军队,就是这个军纪?”

    “盛特使,这是意大利军队,不是我们东岸王师。他们就这个水平,薪水也低,士兵们不捞点外快,怕是不容易维持士气。”白传平闻言哈哈一笑,说道:“再说了,意大利人又如何?奥地利军队都是德意志人,可他们在巴伐利亚烧杀抢掠,手底下又何曾软过?欧洲人的道德水平就这样,比野蛮人好不到哪里去。北意大利的军队已经算是克制的了,水至清则无鱼嘛,就这样呗,以后再慢慢整顿。”

    盛德鸿瞪了一眼这个桀骜不驯的军头,跳开了这个话题:“英荷海军在比斯开湾大败法国舰队的情报,你已经收到了吧?”

    “收到了。法国人可真不经打,那么多大型战舰,居然干不过英国人和荷兰人,真是垃圾。西班牙人也是,从古巴调回来的超级战舰屁用也没顶上,被人揍了一个伤痕累累,不得不滚回老窝趴着。这一年半载之内,他们怕是夺不回制海权了。”白传平满不在乎地说道。

    “英国人、荷兰人那么猛,也不知道咱们的海军顶不顶得住。这船啊,终究是死物,人才是决定因素。花那么多钱造船有什么用?不如多培养一下海军的勇武精神、献身精神,这才是根本嘛。少爷兵,永远不行的。”说到最后,白传平的话已经颇有点酸溜溜的意味在内了。海军每年拿走军费大头,是陆军心中永远的痛,也是双方之间矛盾的根源。想想看吧,海军天天喝上等红酒,贵的食物,军饷也普遍比陆军高个两三成,再加上每年国家投入巨额资金造舰,这陆军没疯已经算心理素质强硬了。

    盛德鸿对海、陆之间的矛盾也没法说什么,都是钱和荣誉闹的,他也不打算介入调解什么。不过,他不允许海军和陆军因为别苗头而影响大的战略方针,这是底线。

    因此,在想了想后,说道:“西班牙王国已经正式向北意大利联邦宣战了。我刚刚接到了马德里转交的问询函,询问我们是否站在北意大利联邦一边,这事你怎么看?”

    白传平倒还真是第一回听到这消息,只见他眉头一竖,说道:“怎么?西班牙还想向我们宣战?”

    “我国政府与北意大利联邦有一系列的安保合作条约。西班牙询问,也只是明确一下我们的立场罢了。我估摸着,如果我们援引条约,声明保护北意大利本土不被敌人攻击的话,他们未必有那个胆子向我们宣战。但这事太大,虽然本土给了我一定的授权,但我还是下不了决心,所以想征询下你们的意见。”盛德鸿耐心地说道。

    “我说呢,前阵子意大利人慌慌张张地告诉我,有部分西班牙军队翻越比利牛斯山脉,进入了法国境内,但并没有北上,似有东进意图。我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想来,菲利普五世确实有可能咽不下这口气,想要直接攻击北意大利本土了。”白传平中校皱着眉头思索道:“他们目前停在法国南部,人数不详,有可能是在等待补给,也可能是犹豫不决,还没下定最终的决心。”

    “我也是这么看的。”盛德鸿点了点头,说道:“西班牙人又想挽回面子,又害怕把我们卷入战争,让他遭受灭顶之灾,所以犹豫不决。他们国内的意见,根据我得到的情报,也不是很统一。特别是菲利普五世登基前的贵族摄政团的重臣们,整体上不支持陆地入侵北意大利联邦本土。”

    “他们有可能会做一些事来试探我们的底线。”白传平说道。

    “我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盛德鸿斩钉截铁地说道:“海军的‘汴梁’号铁甲战舰算算时间也快到了。我已经决定,让以这艘战舰为主的小型舰队依次访问西西里岛、那不勒斯(目前尚处于战争之中)、撒丁岛、科西嘉岛和那亚,给西班牙人施加一点压力。但我不会明确表态到底支不支持北意大利联邦,让西班牙人自己疑神疑鬼去吧,这样也给我们以后留出了外交上的操作空间。”

    “说到阴人,还是你们白衬衫在行啊。”听到海军的新锐战舰要来地中海耀武扬威,白传平像吃了一只蛤蟆一样恶心。

    “哼哼,这就不高兴了?上次的账,我还没跟你们算呢。”到底是强力部门出身的人,这说话、做事的风格与外交部的人就是不一样,只听盛德鸿说道:“我不希望再看到你们搞任何小动作,造成既成事实后再让我来擦屁股。无论是你们陆军还是海军,都不行!你们求战心切的想法我理解,但要看时机是否合适!总之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得自己乱来。以前的那些破事我不想追究了,但从今以后给我老实点,我不想每次都被动地过来给我们善后。”

    白传平瞟了一眼怒气冲冲的盛德鸿,没说什么,直接拎着军刀走了。在他身后,是一群年轻的参谋们,他们一个个趾高气昂的,就像是那骄傲好斗的大公鸡,也没说什么,跟在长官身后一溜烟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