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八九甜蜜蜜 > 第七百六十九章 破绽

第七百六十九章 破绽

 热门推荐:
    这次过来,张妈没跟着。

    林苗和罗晏对吃的上面,不如张妈严苛。

    罗皓喜欢这口,又难得没人管,怎会不大快朵颐?

    又吃了好几筷子猪血。

    罗昱吃东西慢,没吃两口就见里面的血肠几乎没有了。

    罗皓还先下手为强把最大的拿筷夹到手。

    他也不恼,只慢吞吞的道“张妈说,血肠吃多了会中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罗皓吃得正欢,闻言筷子一顿。

    看着筷子头上的血肠,他犹豫着要不要夹起来。

    就在他犹豫的瞬间,一双筷子探过来,将他虚虚夹着的血肠拿走,并快速的塞进嘴里。

    “罗昱,”这会儿罗皓哪里还不知道,他这是上了当了。

    罗昱眯着眼,咽下血肠,而后笑眯眯道“古有代父从军,今有替兄试毒。”

    “不要太感动。”

    罗皓气的噘嘴。

    这盆菜里血肠都吃得差不多了,就刚才他夹的那块最大了。

    罗昱吃完最后一口饭,摸了摸嘴。

    “我吃好了,妈妈慢慢吃。”

    他乖巧的笑着,下了桌。

    林苗要照顾他们三个,还有自己吃饭,间或的听着罗晏和滕强说话。

    她实在太忙,也就没听到两兄弟的交谈。

    只是在儿子喊她的时候,她分出有点注意力,点了点头。

    罗昱得意的看气的眼睛越发黑了的亲哥,小跑着走了。

    罗皓瞧着没剩多少血肠的酸菜,也没有胃口,扒拉完剩下的饭,也跟着下去了。

    腾其看了眼林苗,见她不以为意,又看亲爸,见他关注的也不是自己,便也跟着下了桌。

    不用照顾孩子们,林苗便安静的吃完自己的饭,然后把手边的残渣划拉了下,悄悄退了出去。

    罗皓几个正在玩跳棋,见林苗过来,便要她加入。

    林苗笑着摆手,让他们自己玩,自己去寻老板娘,想借着这次再带点土特产,拿回去给林捷他们分分。

    作为八方迎客的农家院,这些东西从来都是准备得足足的。

    听说林苗要,老板娘便带着她下地窖。

    瞧着她腌的满满当当的酸菜缸和雪里蕻,林苗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到上去之后,老板娘道“那些都是我个人腌的,绝对干净,也没什么其他东西。”

    林苗点头,一样要了些,又加上冻梨和其他东西。

    林林总总,老板娘一算,然后道“你这些东西就你们那车估计拉不回去。”

    “不然明天,让我当家的跟着你们回去,顺便认认门,以后要是想吃啥,直接给你送过去。”

    “也好,”经过这两次相处,林苗也看出来了,这对夫妻有着自己的小算计。

    但这算计实在合理范围内的。

    目的也只是为了赚钱。

    但他们赚得很干净,绝不昧良心。

    对林苗来说,这就足够了。

    她所求的无非也就是让家人吃上干净放心的东西。

    至于价钱,贵一点她认为也算合理。

    毕竟没有谁是吃饱了撑的给别人白干活的。

    商量完事情,隔间传来动静。

    林苗过去,见罗晏正扶着滕强起来。

    “这是上头了吧,”老板娘很熟练,直接把炕桌挪开,然后扯开被子,让罗晏把滕强放上去。

    “我家这酒没事,一会儿就缓过来。”

    “到时昨天的酒也都醒了。”

    罗晏笑着点头,吩咐老板娘收拾了,便跟林苗回去屋里。

    坐定后,罗晏没有吭气,只是看着前面的虚空发呆。

    林苗有些好奇,便道“你在想什么呢?”

    罗晏轻轻叹了口气,望着林苗,眼神有些复杂。

    “怎么了,”林苗坐过去,“你这么看我,我有点瘆得慌。”

    罗晏勾了勾唇,低声道“你说得对,滕强确实有问题。”

    林苗的眼睛一下子瞪大。

    罗晏笑了笑,“卫宁查出,早在他出过之前曾在南方生活过一阵子,可是南方吃猪血。”

    他最后一句话,有些发沉。

    林苗瞬间想起腾其看到血肠时的反应。

    “可是他不怎么喜欢吃生的菜啊。”

    林苗嘀咕。

    罗晏笑了下,“是啊,可是他硬是逼自己吃,包括猪血。”

    罗晏弯着眼睛笑,虽然他力求自然,可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吃不惯,哪怕强装也不像。

    这点他反而不像腾其。

    腾其只是没吃过,但吃了之后,反而很喜欢。

    “明明不喜欢,却偏要那么去做。”

    “为什么?”

    林苗心里也很奇怪。

    若说是南方人,偏连常见的血豆腐都不吃,可若是常年生活国外的,也没可能不是生的。

    毕竟国外日常讲究的就是原生态,健康。

    别说生菜,就是生牛肉生鱼肉,那都是时常啃一啃的。

    滕强的习惯与他的履历平生差得实在有点距离。

    反而腾其,饮食习惯跟着滕强,倒也相似。

    只是细论到口味上,却有说不同。

    林苗百思不得其解。

    罗晏笑了笑,没再说。

    傍晚,因着要赶回城里,罗晏和滕强便没再喝酒。

    只是吃了锅热腾腾的杀猪菜,便带着老板并一车的吃的离开。

    待到进了市区,滕强便跟罗晏约了过几天联系,才分开。

    罗晏重又驱车上路。

    只是回到家,他只让老板把车停在巷子口。

    卫宁带着两个人来,把肉和菜都拎了回去。

    老板瞧着那个小伙子,个个十分轻松的拎着上百斤的肉健步如飞,不由汗颜。

    待到搬完,罗晏笑着塞给老板盒烟,“晚上路滑,您可得慢着些。”

    老板以为就只是一盒烟,接过来笑呵呵道“没事,我开了几十年,走得稳着呢。”

    又说,“您有我电话,要是想吃什么,尽管言语,旁的不好说,庄稼地里头的,我一准办明白了。”

    罗晏笑着点头,忽的问“跟我一起的那个他可有问过你们什么?”

    老板想了想到“倒是问过一嘴,知道就是专门过来咱们那儿吃农家菜,就没再问了。”

    罗晏笑着点头。

    老板却紧张了,又问“是不是我说错了。”

    “没有,”罗亚不想引起老板紧张,笑道“就是顺口问问。”

    老板这才放心上车。

    罗晏目送他离开,才回去小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