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才校医 >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恩师?仇人!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恩师?仇人!

 热门推荐:
    天伦摸着脸上的疼痛处:“还真的是疼!”

    “你竟然敢怀疑你老娘,你是想造反了吧。”流云抓着天伦的手,催动灵气。

    “疼,真的疼。”天伦惨叫,这可是冰火两重天一样的疼痛啊,而且这其中,还有断断续续的刀割的感觉,不是母亲还是谁呢

    “我服了,我承认秦路和六月是一对了。”天伦苦笑道。连母亲都支持秦路了,他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那个,流云,你说的是真的吗”虽然流云已经表态了,但是呢,这个事情,未免还是有些惊人了啊。流云怎么可能突然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好,这完全没有道理啊。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我一看,就觉得他天赋惊人,实力强,实际上,在我们这个地方,已经不只是我一个看好他了,不是吗”流云尽量找借口 !

    “是啊,阿姨,秦路他很有本事的!六月真想抱着流云亲一口了,除了自己,还有人这么快就欣赏秦路了啊。

    “今天我不请自来,应该不过分吧。”哪知道这个时候,一个黑脸男子走了进来。这个男子的身旁,还跟着一个看起来虚弱,长得女生相的男子,他和六月,长得已经是很像了! 这人正是六月的弟弟六位,六月之前招摇还有想控制秦路,其实都是因为这个男孩。而带着他过来的男子叫苏胡,是他的师父。

    六位这一生,几乎大部分时间都是很难受的,哪怕不是常人想象的那种特别痛苦,但是几乎没有一刻是舒服的,所以呢,他觉得人生就是苦的,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他都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这也让他对大部分的事情都不怎么在乎 !

    “师父,你怎么过来了,是六位他不听话了吗”六月走到了一旁,盯着六位道。

    “没有事情,而是好事啊。”苏胡突然拉着六位的手,让六位抓着六月。

    “这是什么意思”众人一头雾水。

    姐弟手抓手,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呢,这个人总不会无缘无故地做这种事情吧。

    这二人抓了手之后,突然发出了红光,一闪一闪的。

    六位的眼神之中,突然有了一丝神采!

    “以后,就让六位和六月在一起吧,也只有这个样子,才能消除六位的痛苦,他们两个一起修炼,对对方的身体也好。”苏胡用不容拒绝地口气说道。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您的意思是以后六位可以在家修炼了”六哲大喜,儿子本来就和一个怪人一样了,虽然这个苏胡师父是值得信任的,但是呢,他就怕长此以往,儿子的身体能保证,可是这心理会变得更加奇怪啊。

    “弟弟,你放心,姐姐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在六月的心里,弟弟就是自己最亲的人了,即使苏胡不说,她也会好好地照顾六位的!

    “你说的,只怕不是这个意思吧。”秦路不动声色地说道。

    “秦路,这个人是我弟弟的师父,是自己人!”六月总觉得秦路的神色有些不对,似乎是怀疑了苏胡了。

    “他说的没有错,我说的在一起,你们姐弟结合。”似乎是怕众人再误会,似乎补充道,“就是可以生娃娃的那种,如果大家不介意,今天就可以成婚了,这里都是自己人。”

    “什么!”连天伦都不服了,这可是大乱了啊,如果是这样,他宁可看到秦路和六月在一起呢

    “你说什么,师父,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六位试着将手抽回,可是他的手却和六月的手贴的更紧了。

    “呵呵,为师也是为了你们好。”苏胡扫了众人一眼,像是觉得这些话是理所当然的,“人类先祖宗梦,不也是如此吗再没有规则之前,谁会考虑这些,别说姐弟了,就是母子,父女,也未必不可!”

    ”这怎么可以。”六哲和离愁急了,若是这个样子,以后他们怎么见人啊。

    他们说话的时候,这口气还是显得对苏胡很客气! 苏胡救治儿子多年,还是信得过的人。

    “如果是这样。”也不知道六位做了什么,他突然喷了一口血,这手越没有和六月的贴着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如果是那个样子,我宁愿是死了!也不能做这种事情。”

    六月扶着六位,问苏胡:“师父,难道真的是除了这个样子,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他强行冲开,损坏了自己的心脉,你们应该明白,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情。”苏胡摇了摇头道,“剩下的,就不用我多说了。”

    “如果我有办法呢你自己不行,就别说别人了。”秦路快速地走了上去,抓住了六位的手,催动了灵气。

    “嗯,好像还真有点效果。”几个呼吸之后,六位就感觉到了一丝变化了。自己几乎大半辈子都无可奈何的,这个人竟然能够解决吗

    “你是什么人”苏胡看到六位脸色好了一些, 没有开心,反而是很气愤地看着秦路,那眼神,像是想要把秦路给生吞活剥一样 !

    “他是六月的男人,说来也是自己人,二位可千万别有了什么误会!”六哲可不希望这两个打起来了,一个是女婿,一个是儿子的恩师,谁出事了,都不行啊。

    “呵呵,你这个人呢,还真的是居心叵测啊,如果不是你太差劲了,他早就好了!” 秦路摇了摇头,很是失望道。

    ”秦路!我父亲的话,你没有听到吧现在可不是在梦境里,你别随便发脾气!”六月有些不高兴了。

    秦路不是那种冲动的人,又很尊重她的长辈,甚至之前天伦得罪了他了,可是面对了天伦的母亲,秦路也没有阴阳怪气的啊,可是面对苏胡,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苏胡之前的话是惊世骇俗,但是她和父母都觉得至少出发点是好的。

    这些年,已经有不少人说过弟弟活不了多久了,都是因为苏胡师父,弟弟才继续活着啊。虽然弟弟还是一整天地不舒服,但是呢,能活下来,他们就已经很欣慰了,这种疑难杂症,不知道还要耗费多少的资源和金钱,可是呢,苏胡很少问六家要。

    这简直是把六位当成了亲儿子对待了啊。

    “谁说我没有本事的,我就是故意的!” 苏胡盯着六月之后,确定了计划,也不隐瞒了,“我是故意的,他这些年承受的痛苦,十有是我加给的,为了让他的身体更加强大。”

    “为了让我更加强大”六位依旧是一张僵尸脸,“你的意思是为了我的修炼吗为什么,你就没有问过我,问问我到底是喜欢什么”

    事实上,他很生气,和所谓的修炼相比,他宁愿做一普通人,只要不是一直痛苦,这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啊。

    苏胡盯着六月看了一会,确定了效果,这个女人,竟然因为什么意外,身体成功开启了,既然如此自己也不需要隐瞒了:“哈哈 你们六家,如果是听话,这两个人乖乖地跟我走,按照我说的,或许将来,我还会照顾你们六家的。”

    “所以说,你是想让他们结合之后,再夺取了他们的东西,是吗”秦路笑吟吟地看着苏胡。

    众人一直很信任苏胡,突然听到秦路这样说,都觉得不对,但这个时候,苏胡却是点头承认了:“只有龙凤胎之间更容易配合,更合适这样的修炼,更何况,他们两个的身体,真的是几百年都难得一见的,哈哈。”

    “什么,竟然是这么一回事”六哲怒了,自己当成恩人的人,竟然是这么可怕的!

    “动手。”离愁无力,推了丈夫一下。

    “我也会帮你们的!”流云也朝着苏胡走了过来了。

    “哈哈,就你们两个,也配和我动手吗”苏胡背着双手,道,“我让你们两只手。”

    对于自己的实力 ,苏胡还是很有信心的。他是金丹末期大圆满的高手!是这些年少下山了,所以没有人害怕他了吗

    “就算你足够强,就凭着你做的事情,我也不能放过你。”六哲还是坚定地往前走。

    六月正要动了,却被秦路按着肩膀了:“你们着急什么”

    “这个人如此坏了,我们难道还要忍着他吗”六月不高兴道。

    “哈哈,现在的年轻人,还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苏胡冷冷地说道,“你们都跪下来,否则我将这里的人都杀了!”他顿了顿:“当然了,不管怎么杀了,我都是会留下这对兄妹的 !今日,六家的血液,就是贺礼了。”

    “你……”六哲生气的同时,却也是冷静了一些,真的要因为拒绝这个人,而让家里血流成河吗他自然不怕死,但是也不想见到这样的事情,这代价,未免太可怕了。

    秦路看向了六月道:“你忘记了吗”

    六月回过神,秦路可是半步化神,无限超越了金丹末期大圆满的存在啊,就算是秦路不在状态,也有和这个人一战之力啊。

    “哈哈,一个小孩子,竟然也敢和我一个堂堂的金丹末期大圆满动手真的是笑死人了!”苏胡一直在大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