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红妆 > 第四一九章 命大(三更)

第四一九章 命大(三更)

 热门推荐:
    人群里有个少年高声喊道“杨大公子仁义!”

    刚刚还抱着腿坐在地上哀号的民众也反应过来,一百两银子啊,治伤顶多十两银子,余下的足够他们全家吃用两三年了。

    “杨大公子仁义,小民是重伤,重伤啊!”

    “小民也是重伤,杨大公子要给小民做主啊!”

    杨锦轩什么也看不到,他只能听到那一声接着一声的“杨大公子仁义!”

    这声音此起彼伏,如同一只只巨蝎钻进他的眼睛里,他疼痛难忍。

    如今他名声扫地,又被逐出宗族,杨锦程却利用他赢得了好名声,杨锦程你个王八旦!

    父亲的人呢,为什么不出手了,杀死杨锦程,杀死杨锦庭,连同杨锋和杨敏,还有京城杨家的其他人,全都杀光,杀光!

    疼痛越来越烈,杨锦轩心中的杀意也越来越多,就像一只充满水的皮鞠子,只要再有一点点外力,就会爆裂开来.

    藏在人群里的杀手终于没有再次出手,李冠中松了一口气,百姓们被杨锦程安抚,有的跟着杨锦庭去领钱,有的自觉让开道路。

    他们堵着道路,罪大恶极的杨锦轩就能去领罪,所以他们要让开路,要让这个恶人伏法。

    囚车在飞鱼卫和杨家侍卫的护送下,终于到了诏狱。

    不到半日,整个京城的人都在称赞杨锦程,杨锦程深明大义,这才是勋贵子弟的表率。

    护国公府里,杨锋面色铁青,望着墙上的那幅画一言不发。

    那幅画上,骑在牛背上的女子似乎是在冲着他笑。

    笑什么?笑自己的娘家被卷入一场闹剧吗?

    “父亲,太皇太后也是没有办法,她老人家必须要处置锦轩,也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整个杨家。”护国公杨敏在一旁劝道。

    杨锋缓缓转过身来,却没有看向杨敏,而是失神地望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

    “杨锦轩死不足惜,这个孽障,就是五马分尸也不为过。这些年我是太放任他们父子了,只是可惜了老四。”杨锋喃喃说道。

    杨敏的眼圈儿微红,他与杨四老爷的亲厚远胜于在燕北的杨勤,杨四老爷虽然资质平平,难成大器,但是从不惹事生非,是杨氏子弟中最低调最老实的一个。可偏偏这样一个老好人,却被自己的侄儿所杀。

    杨敏叹了口气,道“锦程把这件事处理得很好,不会影响到家中其他子弟,父亲放心吧。”

    “嗯,你让锦程去宫里和太皇太后说一声,不要让太皇太后担心,她的年纪也不小了。”杨锋说道。

    忽然,他话锋一转,又道“太后娘娘最近可好?”

    杨敏道“太后身体康健,每日都会去朝阳宫,亲自逗着皇帝玩一会儿,皇帝非常喜爱这位母后。”

    杨锋心中略宽,又问“毛太后呢?”

    杨敏道“毛太后前阵子病了,现在已经无恙。”

    “无恙?”杨锋声音平静地问道。

    “对,毛太后去朝阳宫看望皇帝,回来后上吐下泄,休养了几日后就无恙了。”杨敏苦笑。

    杨锋冷笑“那孩子倒是命大啊。”

    是啊,从毛贵妃到母后皇太后,毛月如一直都是命大的那一个。

    (以下十五分钟后替换)

    人群里有个少年高声喊道“杨大公子仁义!”

    刚刚还抱着腿坐在地上哀号的民众也反应过来,一百两银子啊,治伤顶多十两银子,余下的足够他们全家吃用两三年了。

    “杨大公子仁义,小民是重伤,重伤啊!”

    “小民也是重伤,杨大公子要给小民做主啊!”

    杨锦轩什么也看不到,他只能听到那一声接着一声的“杨大公子仁义!”

    这声音此起彼伏,如同一只只巨蝎钻进他的眼睛里,他疼痛难忍。

    如今他名声扫地,又被逐出宗族,杨锦程却利用他赢得了好名声,杨锦程你个王八旦!

    父亲的人呢,为什么不出手了,杀死杨锦程,杀死杨锦庭,连同杨锋和杨敏,还有京城杨家的其他人,全都杀光,杀光!

    疼痛越来越烈,杨锦轩心中的杀意也越来越多,就像一只充满水的皮鞠子,只要再有一点点外力,就会爆裂开来.

    藏在人群里的杀手终于没有再次出手,李冠中松了一口气,百姓们被杨锦程安抚,有的跟着杨锦庭去领钱,有的自觉让开道路。

    他们堵着道路,罪大恶极的杨锦轩就能去领罪,所以他们要让开路,要让这个恶人伏法。

    囚车在飞鱼卫和杨家侍卫的护送下,终于到了诏狱。

    不到半日,整个京城的人都在称赞杨锦程,杨锦程深明大义,这才是勋贵子弟的表率。

    护国公府里,杨锋面色铁青,望着墙上的那幅画一言不发。

    那幅画上,骑在牛背上的女子似乎是在冲着他笑。

    笑什么?笑自己的娘家被卷入一场闹剧吗?

    “父亲,太皇太后也是没有办法,她老人家必须要处置锦轩,也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整个杨家。”护国公杨敏在一旁劝道。

    杨锋缓缓转过身来,却没有看向杨敏,而是失神地望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

    “杨锦轩死不足惜,这个孽障,就是五马分尸也不为过。这些年我是太放任他们父子了,只是可惜了老四。”杨锋喃喃说道。

    杨敏的眼圈儿微红,他与杨四老爷的亲厚远胜于在燕北的杨勤,杨四老爷虽然资质平平,难成大器,但是从不惹事生非,是杨氏子弟中最低调最老实的一个。可偏偏这样一个老好人,却被自己的侄儿所杀。

    杨敏叹了口气,道“锦程把这件事处理得很好,不会影响到家中其他子弟,父亲放心吧。”

    “嗯,你让锦程去宫里和太皇太后说一声,不要让太皇太后担心,她的年纪也不小了。”杨锋说道。

    忽然,他话锋一转,又道“太后娘娘最近可好?”

    杨敏道“太后身体康健,每日都会去朝阳宫,亲自逗着皇帝玩一会儿,皇帝非常喜爱这位母后。”

    杨锋心中略宽,又问“毛太后呢?”

    杨敏道“毛太后前阵子病了,现在已经无恙。”

    “无恙?”杨锋声音平静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