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道总裁求抱抱 > 第1755章,肾还是心

第1755章,肾还是心

 热门推荐:
    丢掉了电灯泡任武,秦淮年亲自驾车载着郝燕。

    他们来到甜品店。

    因为附近没有能停车的位置,秦淮年留在车里等她,郝燕去店里排队。

    周末的关系,客人很多,耗费了不少时间。

    郝燕提着打包好的蛋糕盒子回到车里时,秦淮年刚打完一通电话,对她道,“郝燕,我们恐怕得先去趟机场!”

    “怎么了?”郝燕问。

    秦淮年道,“阿深临时回国了,我过去接他一下!”

    郝燕怔了下,点头,“好的!”

    江懿深和秦淮年关系很好,去接机理所应当的。

    只是……

    江懿深回国的消息,不知自己好友是否知道。

    黑色的奔驰g65,转了方向,去往了机场。

    一个小时后,国际的航班抵达。

    郝燕和秦淮年等候在出口处,伴随着语音广播,陆续有旅客拉着行李箱走出。

    人声嘈杂里,很快就看到江懿深的身影。

    实在是他的外形太过于出众惹眼,哪怕在拥挤的机场里,也是那样的鹤立鸡群,想让人不发现都难。

    一身棕色的风衣,敞开着怀,里面是风衣,戴着超黑的墨镜,气场极强,两条大长腿像是秀场里走在t台上的男模。

    重点是,他不是一个人。

    在他身边,还有位高挑的外国女郎,金发碧眼,五官立体漂亮。

    行事作风特别有西方的开放,两人从出口走出来的这一路,她整个人几乎是完全贴在江懿深身上的,好不亲密。

    郝燕“……”

    转眼间,两人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

    江懿深摘下墨镜,露出一双琥珀色的眼眸,“秦总,挺准时啊!”

    他又和郝燕打招呼,“郝小姐,又见面了!”

    郝燕颔首,视线流连在挽着他臂弯的外国女郎。

    “这位是我的朋友,海伦小姐!”江懿深说完,又低声用英语和女郎介绍了下。

    女郎不擅长中文,酝酿半天才吐出句不标准的“你好”二字。

    随即,便冲着秦淮年张开手臂,似乎是想给他一个热情的见面吻。

    郝燕见状,立即快一步上前。

    虽然这是外国人打招呼的方式,可她却没办法看着别的女人对自己的男朋友占便宜。

    郝燕稳稳的挡在了秦淮年的前面,笑容堆了一脸,“hello,we!”

    秦淮年笑容戏虐。

    郝燕瞪他。

    秦淮年没再逗她,问向好友,“怎么突然杀回来了?”

    江懿深道,“临时接了个新案子,当事人是一位华侨,所以回国处理!”

    能请得动江懿深亲自回国打官司,可见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秦淮年道,“我们走吧,车里再慢慢聊!”

    从机场大厅里出来,他们分别坐上车子。

    秦淮年和郝燕坐在前排,江懿深和那位外国女郎坐在后面。

    西方国度一向很开放,在这位海伦小姐身上也体现的淋漓尽致,车门关上后,她几乎像无尾熊一样,双手双脚都吊在江懿深怀里。

    呼之欲出的凶器更是紧贴于他,眼神火辣。

    郝燕看着都觉得脸红。

    江懿深坐姿倒是始终不变,任由怀里的女郎撩拨。

    觉得实在过火的时候,他低声在女郎耳边说了什么,女郎消停了下来,一拳头捶在他胸口上,目光却明显更饥渴了。

    郝燕默声了许久,没有忍住,出了声,“江律师,你和海伦小姐是什么关系?”

    江懿深失笑道,“郝小姐觉得呢?”

    话虽然是反问回来,实则答案已经给她了。

    郝燕抿唇。

    她知道那位外国女郎中文不好,所以也就没有顾忌,直言道,“你这样带着女人回来,对暖暖来说有些过分吧……”

    虽然他们关系理还乱,但从江暖暖的字里行间里,也能听得出来,他们之间是江懿深占有主要原因,是他强取豪夺逼迫她的。

    即便如此,江懿深现在和别的女人亲热,又把江暖暖置于何地。

    郝燕心中是有些生气的。

    江懿深闻言,扯了扯嘴角,“呵呵,我倒是希望她会吃醋。”

    他偏头看向窗外,眼里覆了层灰色的阴霾,声音里似有无限的低落怅然。

    郝燕怔愣。

    她还想继续再问什么,一旁的秦淮年,握住她的手制止了。

    一个小时后,奔驰行驶到了某五星级的酒店门口。

    秦淮年帮着江懿深将行李箱拿下来,那位外国女郎,几乎寸步不离的贴着江懿深,看向他的眼神,里面是毫不掩饰的裸。

    郝燕实在辣眼睛。

    江懿深握着银色行李箱的拉杆,笑容轻扬,“让秦氏的大总裁来给我当司机,荣幸之至,等我忙完了手里的案子,做东请你们吃饭!”

    他们兄弟之间本就不需要言谢,不过是找理由聚罢了。

    秦淮年勾唇,“那我就等着了!”

    江懿深从他们颔首,便和那位外国女郎步进了酒店。

    看着他们背影消失在门口,郝燕秀眉皱的很紧。

    秦淮年见她模样,笑着问,“怎么了,为你那位朋友的打抱不平?”

    “嗯!”郝燕没有瞒他。

    秦淮年便勾唇,漫不经心道,“男女之间那点事,别人掺和不了!阿深和我不一样,他的女人向来有很多,更多时候都只是走肾,不会走心!”

    郝燕听完,眉头皱得更紧了。

    她在心里想,那么他对江暖暖,到底是走肾还是走心?

    郝燕低低叹气。

    随即,她瞥向秦淮年。

    回味他刚刚说的话,怎么有几分塑料兄弟情的意思。

    郝燕揶揄他,“秦淮年,你这是在借着踩低江律师时,变相美化自己么?”

    秦淮年抬手在她挺翘的鼻头上捏了一把,恨恨道,“小没良心的,我的女人多过吗?”

    郝燕眨了眨眼。

    然后,她摇了摇头。

    她刚刚认真的想了下。

    以前的汪诗艺不算,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过龌龊,都是汪诗艺的一厢情愿,如今的庄沁潼亦是,他们没有在一起过,联姻也是利益上的合作,他坦坦荡荡。

    所以算下来,其实……他的女人,自始至终只有她一个。

    郝燕嘴角上翘,心路明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