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谋天下:毒妃当道 > 二百九十三章:真的中毒

二百九十三章:真的中毒

 热门推荐:
    她原本都准备好要动手,今个却是听着云君过来说晚上就要走。

    若她真的离开,不与自家娘娘争抢,玲珑也没有那么恨非要她死。

    她要的只是这个女人消失在皇宫之中罢了,索性等上一日,今日若是她离开便罢,若是她失信那也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想着自己的心思,此刻听着王嫣然的关心,玲珑不由冷声道:“娘娘关心那些作甚,云大小姐不也说清楚了么,这是太后安排的,既然是太后安排自是不会出什么错的。娘娘已经尽力了,将皇上给留在宫中,剩下的就只能看云大小姐自己的了。”

    闻言王嫣然点点头,似是有些不放心,嘱咐道:“屋子里的迷香你再点一些吧,若是皇上万一醒了,坏了君儿的事情,可就不好了。”

    玲珑闻言转头进了李明德熟睡的里间。

    王嫣然则是有宫女伺候着擦洗身子。

    还没等收拾妥当,就听着外面吵了起来,顿时火光冲天,人声嘈杂。

    王嫣然穿着衣裳,问向一旁的宫女:“发生什么事了?”

    小宫女也是一副完全不知的样子,刚准备出去查看,玲珑快步走了进来。

    见着王嫣然面色严肃的开口:“启禀贵妃娘娘,外面闹起来了,说是有刺客要行刺皇上,并没有进内院,估摸着怕是太后那边动手了。”

    闻言王嫣然想起白日里云君的话,点点头面色微沉:“吩咐宫里的人,全都莫要出去走动,关好门呆便是。”

    说完自个转身进了里间。

    屋子里燃着安神香的味道,看着躺在床上此刻正在沉睡的李明德。

    王嫣然心中微微有些恍惚,坐在床边,眼中的神色很是复杂:“若你醒来发现她不在了,可是会恨我?”

    屋子里没有人回应,只有无边的寂静。

    外面,永宁宫之中,在宫外闹起来之时,太后便直接吩咐泠然领着云君从西华门走。

    陈御则是由桂公公派人给早早的送到西华门,门外备了一辆马车,只等云君和泠然上车,便朝着宫外驶去。

    有太后安排这一路自是畅通无阻。

    胡御医则是按照云君的安排与陈寅在京中接触,得了消息陈寅带着人一直守在宫门外。

    见着一辆马车自西华门出来,赶紧跟了上去,等拐进小巷马车停下来,陈寅这才上前。

    见着云君和陈御松了口气,赶紧领着陈御马车进了他在京城落脚的院子。

    一进门,便让人将陈御搀扶下来。

    与云君不同,陈御本就伤的比较重,能保住性命已然是难得的了。

    加上在宫中,李明德也只是答应医治,并不如对待云君那般尽心,所以只是叫陈御活着。

    眼下身上的伤自然还没有恢复。

    将陈御安置好,陈寅这才看向站在云君身边的泠然,眼中带着一丝戒备。

    见此云君轻声道:“这是太后身边的泠然姑姑,眼下表哥既然已经交到你的手中,我便也放心了。现在宫中已经传开,我为了救人刺杀李明德之事,太后也会派人前来追杀。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需要马上离开,二表哥最好也赶紧收拾准备一下,带着表哥回大燕。留在这只怕会夜长多梦。”说着看了一眼泠然,意思太过明显。

    泠然是太后身边的人,既然叫她看到了,那也就代表着陈寅的落脚点暴露在太后的眼皮子地下。

    说不得太后想起来要对陈寅下手,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陈寅闻言点点头,却是有些不放心:“你打算去哪?”

    闻言云君面上的神色顿了顿,随后故作轻松的开口:“国夫人杀了我祖母,这个仇我自是要报的,眼下太后已经查出,她人在金州城。既如此我自是要去金州城寻她,至于别的等她死了之后再说,说不得我回去寻你们。”

    云君说着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

    陈寅却是看出她眼中的坚决。

    刺杀国夫人,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势必会与李瑾瑜走上对立面。

    她这是做了赴死的准备。

    心中猛地一沉,见着云君要走,下意识的抓住她的手:“你的仇,或许我可以帮你。”

    闻言云君却是嘴角微扬,面上的神色仿若是死寂一般平静:“这是我的事情,当我自己亲手了结才是。”

    说着挣脱了陈寅的手,带着泠然直接上了马车。

    看着马车驶出院子,陈寅站在原地,好半晌这才吩咐手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而皇宫之中此刻却是乱了套了。

    宫娥太监叫喊着,云君刺杀皇上,救走陈御。

    惊动了禁军,这么大的动静,自是很快就传了出来。

    那些个等着上朝的大臣得了这个消息,也是面露惊愕。

    眼看着就要到上朝的时间,长宁宫却是出了事。

    太后急匆匆的进了长宁宫,就见着李明德躺在床上,面如死灰。

    一旁跪着太医,此刻战战兢兢的替李明德把脉。

    看着站在一旁受了惊吓面色惨白的王嫣然,太后语带怒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闻言王嫣然看了眼周围却是没吭声,太后见此直接领着她进了偏殿。

    王嫣然这才猛地跪在地上:“嫣然去太后恕罪。”

    “你到底对皇上做了什么?”闻言太后眉头紧皱,面色冰冷。

    吓得王嫣然赶紧开口:“嫣然什么都没做,只是想着今晚要发生的事情,担心皇上若是惊醒,说不得要出些事情。嫣然知道云君今晚要离开皇宫,不想这个时候生出什么事,便在宫内点了安神香,本只是想让皇上好生休息,除此之外嫣然真的什么都没做。”

    王嫣然说着也是真的怕了,第一次连着声音都带了惊慌。

    她只点了安神香,按照太医的说法,只不过睡上几个时辰便会醒过来。

    可眼下早已经过了时间,李明德却是根本没有转醒,不仅如此,连着脸色都变得惨白,嘴唇泛着青紫,似是中毒一般。

    发现不对,她赶紧去寻了太医,又派人将此事告诉太后。

    却没想到等太医过来,瞧着皇上的模样,面色越发的凝重。

    “皇上这是中了毒了,眼下虽然瞧不出是什么毒,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皇上昏迷不醒乃是中毒所致。”

    听着太医说的话,太后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看着王嫣然。

    对于王嫣然她自是不会怀疑,这是王家的女儿,王家的日后可是要依仗李明德,若是李明德没了,王家也不会有什么好出路。

    王嫣然断然不会对李明德下手,而且就但从李明德对王嫣然的恩宠来说,她也绝对不会对李明德下手。

    可既然不是王嫣然,那还能有谁,在长宁宫下手去害李明德。

    脑海中将后宫的人过了一遍,想到云韵,太后却是摇摇头。

    任谁说对李明德起了杀心她都是信的,唯独不信云韵会伤害李明德。

    要知道那个女的,全心全意只为了这个男人,又怎么会伤他。

    既然不是云韵,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便是云君趁乱出手。

    因为只有她能出入长宁宫,而且在今晚也只有她见过李明德。

    心中升起一丝冷意,太后看着王嫣然:“你今日见过云君?”

    闻言王嫣然当即反应过来,知道太后心中的怀疑,赶紧道:“太后绝对不会是云君,她没有理由加害皇上。”

    “没有理由?陈家就是她最大的理由。”云韵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太后闻言眉头紧皱面露不悦。

    看着云韵缓步走了进来,冷声问道:“是谁让你过来的?”

    闻言云韵跪在地上面上却是不卑不吭:“太后恕罪,云韵也只是刚得知一个消息,特地来告诉太后。”

    “什么消息?”见着云韵的脸色,太后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好奇,对于云家姐妹不合的事情,她自是知道的。

    现如今李明德出事,本就有些怀疑云君,听得云韵开口,心中的恼意便消了几分。

    云韵闻言冷声开口道:“云君乃是前朝遗孤,乃是南嘉公主女儿。而陈御则是雍亲王的后人,当初前朝覆灭,雍亲王带着人逃至大燕,南嘉公主则是留在大魏替他们打探消息,嫁给了我爹云鼎山。这个消息我也是今日才得知,今日身边的宫女巧意出宫替我采买东西,遇到了云家的旧人,告诉我这一切。本想着赶紧告诉皇上和太后,因着天色已晚,怕惊扰了太后休息,这才没说,原想着明日一早便告诉太后,却没想到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云韵说着一字一句,却是叫王嫣然变了脸色。

    “云韵,这并非是儿戏你莫要胡说,即便你心中不喜云君,也不该说这样的话,去诬陷她的身份。”

    闻言云韵却是面带愠怒:“我为何要诬陷她?她娘的身份和她的身份,太后只要派人去查便能得知。在李明阳发动政变之时,云府曾来了许多大燕人,这些可是大家都瞧见的。贵妃娘娘您不在京中,对于京城的事情怕是有很多不明白的,云君虽说是云家的女儿,却并非是我娘所出,她的生母名唐婉儿,因着与我云家有恩,祖母这才将她养在膝下,她并非是我云家的血脉。”

    说着云韵跪在地上,看着太后:“太后眼下皇上中毒,太医到现在还没查出这究竟是什么毒药所致,这个时候唯一的法子,便是抓住云君逼她交出解药,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办法。而且不管云君是如何下毒,这件事与贵妃娘娘都脱不了干系,皇上是在长宁宫出的事情,既如此,太湖应该先将皇上移出长宁宫,让那些有牵连的人避嫌才是。”

    云韵说着目光落在王嫣然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