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诡楼异闻物语 > 第二百一十四章,菩萨蛮「叁拾贰」

第二百一十四章,菩萨蛮「叁拾贰」

 热门推荐:
    “他吐血和我没关系,我只是威胁他,还不至于取他性命,你和他平时都怎么沟通的,过来做我们的翻译官,我要和你家长老沟通一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麦兰芝感觉到手上一黏,低头看去,人已经吐血了,赶紧扶着人参长老靠墙坐下,呼喊着食人藤过来帮忙,这也算变相的救自家天才了。

    长老本来根本不想坐下,奈何体型矮小,妖力也被脖子上扎着的银簪封住了,只能像个布娃娃一样,被麦兰芝强制性按在地上靠墙坐好。

    食人藤权衡利弊,觉得先救长老要紧,自断两指,解除对玖雅和茯天才的束缚,跑到人参长老身边。

    “长老我帮你拔了。”食人藤要动长老脖子上的银簪,被麦兰芝阻拦“我扎的位置特殊只能我拔,你若拔了,你家长老就会变那样了。”

    麦兰芝说着伸手指指,被淮桑拖到墙角护住的柠栀真身。

    “你也是妖,为什么要帮人类?”人参长老附在食人藤耳边,借食人藤之口盘问麦兰芝。

    “你是妖?”

    从树藤中刚挣脱出来的茯天才听到那句话,很惊讶的反问麦兰芝。

    “他胡说的你也信,我可是拆散你幸福家庭的第三者,我若是妖以你爸那性子还不直接用‘了愿琴’撕碎了我。”

    “什么?她是你爸的女人?”

    玖雅听到了这个惊天八卦,终于明白了,古诺口中茯天才的小妈是怎么回事了。

    自己居然磕错cp了,他们两个不是一对,还隔了一辈!

    “我的家事不用你管!”茯天才听到玖雅的声音突然对着她大吼,转身去找自己的了愿琴。

    “你是不是妖,我一试便知!”

    而了愿琴偏偏被墙皮压在废墟底下,茯天才拼了命的想把了愿琴挖出来,一只手没知觉,一只手肿成猪蹄根本不能动。

    他不断的用脚踹着地上的墙皮,想把琴拽出来,努力了半天依然徒劳无功。

    “你若不是妖怎么用的了这银簪,老夫可是被称为妖界活百科的,我若没认错,你是这簪子是那小子的爷爷送你的定情信物吧。”

    人参长老才不管茯天才想干什么,听到了愿琴这个名称,再联想到脖子上扎的银簪有什么功效,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

    “她是你奶奶?”

    玖雅的三观彻底碎成一块一块的渣渣了,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收了爷爷的定情信物,又和儿子暧昧不清,还签约了孙子天天对他犯花痴,茯家三代人都栽她一个人身上了?这是什么奇女子?

    “闭嘴!她不配!”

    茯天才又提一块墙皮,终于看到了了愿琴,用脚试着勾起琴头,想将琴拉起来,偏偏玖雅此时一惊一乍的大喊,惹怒了茯天才。

    茯天才情绪彻底失控对着玖雅大吼,放弃了了愿琴,径直向麦兰芝走了过来。

    “八十年前,你骗我爷爷对你真心错付,后被乱刀砍死!只留下我父亲寄人篱下颠沛流离,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到底骗了我多久!挤走我母亲的麦兰芝到底是不是你!”

    茯天才的话里信息量略大,玖雅琢磨了半天也没研究明白,反而有种做脑筋急转弯的感觉。

    “你的手再不去医院以后就不能拉琴了,我先带你去医院,以前的事以后咱们慢慢说。”

    麦兰芝心疼茯天才的双手,茯家一辈子就是靠手吃饭,手废了和杀了他们一样。

    “我相信茯小少爷和公主殿下的死没关系,但我不相信她!你们可以离开,但姜玖雅必须死!”

    人参长老知道茯家的恩怨纠葛,他们是最不相信人妖恋的,所以断然不可能是他,茯家只会从人的人的身上找问题,就算伤也是只伤人。

    “呵……恐怕你猜错了,柠栀的返形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和谁都没关系!她和最近霍乱妖界的黑蝙蝠签了契约,要让妖警队查到你们头上,你背后的整个国怕是要遭灭顶之灾!如何取舍你身为长老难道不懂吗?”

    茯天才点拨的已经很明显了,人参长老看看墙角的公主真身,菌盖上确实有蝙蝠图案。

    “老夫告辞。”

    人参长老权衡再三,让食人藤舔了茯天才手腕伤口,背走了公主真身,二人准备回妖界复命。

    淮桑极为不甘心的哭喊着追了出去,不管他和柠栀之间的相处真相到底是什么,至少现在他眼里全是柠栀,哪怕是去妖界他也会选择义无反顾的追去。

    “谢谢你替我解围。”

    玖雅有些不好意的感谢着茯天才,但茯天才的手恢复知觉后,气势汹汹的一只手提起了愿琴,重新站回到麦兰芝面前。

    “你不是要谢我吗?过来!帮我扶着琴!我要她的命血祭我爷爷!”

    “啊?等等!万一她是你奶奶,你这就是不孝。”

    玖雅的手都伸过去要接住琴了,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自己差点被茯天才绕进去。

    “你父亲恨我,我能理解,因为我让他成了孤儿颠沛流离半生,你恨我为了什么?你见过你爷爷吗?你眼中的我不过是从你父亲口中听来的,当年的事你又知道多少呢?”

    “收起你的解释吧!我父亲说过,鹦鹉最擅长的就是巧言舌簧!见到你直接打死!不用问为什么!”

    “跟我先去医院,去了医院我慢慢说给你听。”

    麦兰芝拉起茯天才的手臂就要往楼下走,被茯天才甩开。

    “你不是觉得冤枉吗?那我问你答。”

    茯天才冷笑,他们之间的故事自己从小就听,父亲的一生都是被这个妖给毁了!所以才有了奇葩的家训:‘人妖恋必拆之,不伤妖专虐人,助其认清妖之本性。’

    “好,你问吧。”麦兰芝先打电话叫了救护车,随后认真的等着茯天才提问。

    “是你先离开的茯家村吗?”

    “是,但……”

    “住口!别解释,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茯天才强硬的态度吓了麦兰芝一跳,默默的放弃辩解妥协了。

    “好。”

    “是你抛弃了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吗?”

    “不是!”

    “不是?不是我爷爷为什么会死!我父亲为什么会无父无母!”

    茯天才咄咄逼人,又把问题扯回了最初的禁忌话题上面。

    “停!我说句公道话,你们两个的问题在于不沟通!我经常听故事聊八卦,这种聊天套路我最懂了,现在的矛盾点在于,麦兰芝女士是你奶奶……”

    玖雅打断两人的僵持,以局外人的身份,想从中调解,但刚想缕清人物关系,就被茯天才手里的了愿琴砸了。

    “她不配!”

    “但你也不能否认她就是啊。”

    玖雅庆幸自己躲的快,加上麦兰芝故意帮自己,抓了自己一下,才躲过一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