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偷汉神贼 > 第674章 动静太大,董卓终回归帝都,狂暴杀!

第674章 动静太大,董卓终回归帝都,狂暴杀!

 热门推荐:
    唐周慌忙把董白荒化的事情简略讲述了一遍,那古老存在听罢十分的讶异,接着唐周只感觉脑中轮台多了一股强横的炁息,那股炁息通过自己的双目,释放出可怕的神光照临在身后远处战场上董白身上。

    不久,只听得那古老存在骇然道“嘶!竟然真是大荒之体!可是,九州领域怎么可能会出现大荒之体?”

    “莫非吾看错了?让吾再细看,苍天之眼,开!”

    “竟然真是大荒之体!”

    “小家伙,你的确遇到对手了,这大荒之体千年难遇,本命神通端的强大无比,即便是吾当年……算了,小家伙,实话告诉你吧,对于你而言,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克制于她”。

    无法克制于她?

    难道无法克制于她,就这样放弃了董白吗?

    “前辈,那现在怎么办?晚辈总不能看着董白就这么荒化吧?”

    唐周眼球上生出了红筋。

    回想起当初和董白的初次相见,五陵帝陵之颠,盲女西来,一袭白裳……地焚诸侯时,董白惊喜欢呼叫自己大哥哥,那无助可怜而又极其信任的一幕。

    更何况后来,他不在帝都期间,董白还对她们家有恩,如果不是董白在帝都护持住蔡琰一家,以董魔王和他麾下西州军的凶性,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在这么下去的话,恐怕真的会如李儒之言,董白会死的”

    “前辈,您无论如何都要帮忙救下董白!”

    唐周的嗓音嘶哑,鼻腔犯酸,不知不觉中,他对小董白已经有了特殊的感情。

    “小家伙,让吾想想,想想”

    古老的存在陷入沉思。

    董白对于唐周的重要性古老存在能看出来,也更能感知到,毫不过分的讲,如果古老存在说可以救下董白,但是必须砍掉他唐周一条胳膊,古老存在毫不怀疑唐周真的会这么做。

    不久,他眼前猛地一亮“小家伙,吾记得你诸多宝器之中,有一条捆仙绳吧?!”

    “捆仙绳?”

    唐周愕然,接着恍然大悟,兴奋道“前辈,您是说我镇压肥遗时,所用的那幌金绳?”

    他诸多宝器之中,只有一条绳子,正是当初在平黄巾之战时,袁术赌博输给他的幌金绳。

    “是的,那幌金绳又名捆仙绳,拥有可以捆仙的绝对束缚奥义,如果你能动用那件宝物,定然可以阻止那小女娃的荒化”

    古老的存在笑着道。

    捆仙绳能阻止董白的荒化?

    唐周欣然一喜,接着突然想到,此绳不在身边,蓦地脸色秃废,陷入了犹豫之中。

    这不是唐周前后矛盾,不是对董白动了真感情,而是这一场抉关于苍生与董白生死的选择,而且这个选择,只能选一个的答案。

    要知道当初不其山之战,幌金绳用于了镇压太平道门的护法太古神王后裔肥遗,如果此时他召唤走了幌金绳,那么肥遗定然会从大帝法器幽冥神柱封印之下逃走,届时一旦它重进九州,恐怕会是一场令人绝望的大规模灾难。

    只是眼下不召唤回幌金绳,那小董白恐怕真的会死!

    “算了,先召唤回幌金绳束缚住董白,保住她的性命再说”

    唐周一咬牙,便要去准备召唤回幌金绳,然而古老存在又沉声道“小家伙你可想好了,即便你以释放肥遗的代价,用幌金绳封印了董白,暂时阻止了她的荒化,但是却解决不了根本,五年后,嗯,甚至用不了五年,而是三年,这小女娃还是要经历一场惊心动魄,毫无生算可能的天道大杀劫!”

    “在吾所知的记忆中,没有大荒之体的女子成功的度过此劫!”

    “所以三年到五年内,她终究是死,你何必为了她的三年到五年,放弃天下百姓对你当初封印肥遗的功德人花信仰之力呢?”

    “那可是一大笔功德之力!”

    古老存在劝道。

    唐周闻言沉默,接着决然道“只要活着就有机会!”

    “三年也好五年也罢,到那时或许我会有办法帮她渡劫”

    “至于因为释放了肥遗损失了一大笔功德之力?我唐周当初能把肥遗封印,将来定然还能把它封印!到时候功德之力它还会回来的!”

    “好吧,这是你的选择”

    古老存在说完,炁息消失不见,依然保持着你的选择,与他无关的风范。

    唐周深吸一口气,追击鬼胎之树的飞行路径,突然来了个九十度的转变,音爆冲啸直上苍穹。

    在数十万的观战者目瞪口呆之中,唐周屹立虚空,遥天一指,大叫一声,苍穹霹雳,万法轰隆隆了的传响。

    一道极光从唐周遥天手指之中射出,激射向天穹西北方向,在昏暗的苍穹之中划出一道亮丽的光明弧度。

    千万里之域外,大青山诸域,神殿巍然于蜈蚣岭头,驻守在此地的蔡氏门阀门客们,家奴们,震撼的看到一道极光射进了他们镇守的幽冥神柱之内。

    不久,一条幌金绳从地下幽冥深处,腾空而起,迅速消失在天际。

    “这是怎么回事?”

    诸多高功大能存在惊呼,然而还没等他们明白其中的缘故时,蜈蚣岭开始颤抖,绵延宫宇神殿开始倒塌。

    幽冥神柱急速的抖动着,可怕的结界之光从诸域山脉收缩,急速的汇聚于一点,似乎在倾尽全力去镇压它下面的存在。

    “不好,肥遗要突破封印了”

    有高功大能惊骇道,言罢与众人合力想要帮助幽冥神柱镇压肥遗。

    然而很快他们发现,他们所有的努力只是徒劳。

    大青山深处,轰隆一声灿爆,从蜈蚣岭深处冲啸而出,巨大的炁流震荡的整座阴山诸域发出了颤抖。

    大青山诸域,阴山龙脉南北,各大门阀,宗门,绿林,王庭等势力皆被震惊,纷纷派出最强大的存在前去查看。

    “哈哈,本神王终于出来了,小子,等本神王恢复了实力,便是你的死期”

    肥遗腾云驾雾,在阴山诸域之上,疯狂的长啸,一口云炁喷出,数十里的土地干旱成赤裂。

    接着,冲向更遥远更没有人烟的西北沙漠之地。

    嗡~!

    苍穹极光弧度长鸣,幌金绳风驰电掣,穿破时空的限制,从上空闪烁着仙宝光芒,降落在跃龙潭禁地战场,唐周的手上。

    “绳子?”

    观战的数十万人惊疑不定,他们没有想到唐周会在这个关键时候,有这种召唤新宝器诡异的举动。

    莫非此宝器是唐周的底蕴最强手段吗?

    观战的近乎百万众人帝国高层希冀的望向唐周。

    除了皇甫嵩之外,此时的皇甫嵩愤怒的差点暴跳如雷!

    平太平道门残余人宫将军张梁,幌金绳镇压肥遗之事,他是那场旷世大战的主将,自然不会忘记唐周用幌金绳封印肥遗的惊天一幕。

    只是如今幌金绳被召唤,从遥远的北境边疆而回,出现在了唐周的手里,那岂不是说肥遗?

    该死的唐周你疯了疯了!

    为了一个黄毛丫头不顾天下黎民的死活,你真是疯了!

    “幌金绳吗?莫非唐刺史他?”

    伏寿的脸色有些难看,她双拳紧握。

    没有想到,唐周会为了董白,竟然召唤回了封印肥遗的幌金绳。

    当年戡定太平道门不其山之战,唐周用幌金绳与大帝法器幽冥神柱镇压肥遗的惊天一幕传闻,伏寿作为宗圣宫伏生一门的圣女,自然也听过。

    只是,唐周竟然为了董白……

    伏寿的眼中有嫉妒,有歆羡,也有愤怒,更有欣慰。

    为了一个心爱的女人,敢于以苍生的未来为代价,冒着整个天下的谩骂,豪赌,这是爱的有多深,又爱的多大勇气?!

    “这是?”

    李傕郭汜段煨目色惊疑的望向苍穹下,氤氲沼泽战场上,唐周手举着的幌金绳。

    虽然不清楚唐周在搞什么鬼,但是他们隐约觉得唐周可能要放大招,改变如今董白江河日下荒化的局势。

    李儒眼眸晃动,似乎看出了唐周手中宝器的出身“为了世孙,不惜甘冒可能会导致荼毒百万生灵的巨大风险,此人如果不是我西州军的敌人,该有多好啊!”

    “白白,醒来!”

    唐周大吼一声,战斗领域,金身雷罩绽放到极致,对着身后杀来荒化的董白,寄出了无上仙器幌金绳。

    “还我华雄哥哥来”

    见唐周竟然用幌金绳对付她,董白更是愤怒,她凄吼着,三千青丝已经荒化到了最后关头,再往后的话,恐怕就要荒化五脏六腑了,届时一旦使出大荒之体本命神通,届时即便是大罗金仙也难救。

    幌金绳面对荒的炁息,根本无任何的忌惮,幌金绳如电蛇闪过,瞬息到达了董白身后的彼岸,接着如电蛇滋滋轰鸣,如缠丝缠缚住了董白。

    董白挣扎大叫,想要摆脱开来,但是面对幌金绳的束缚封印之力,根本无可奈何,最终被彻底征服,荒化的力量迅速消失。

    眼眸中恢复了黑暗与空洞。

    “大哥哥,你为什么要杀华雄哥哥?”

    董白望着唐周飞驰而来的身影,最后眼中流出了眼泪,接着人坠落虚空而下。

    她真的不明白她的大哥哥唐周为何要杀从不会欺骗她的华雄哥哥!

    真的不明白!

    “白白!”

    唐周俯冲而下,欲要抱住下坠的董白。

    然而异变徒生,苍天一声兽吼霹雳,虚空横渡而现,一位魁霸的巨魔之王,他是无敌的化身,又像是残暴贪婪的上古凶兽。

    巨魔一掌轰隆隆劈开了唐周,接着他横渡虚空,瞬息抱住了董白。

    “白白,白白,你醒醒?吼~”

    “是谁,是谁,是谁打伤了吾的白白,吾要让他全族赔命,赔命!”

    轰隆隆~

    本来就昏暗的苍穹,这时黑云滚滚而来,可怕的雷电之光闪现,照应在来者巨大的身影,凶残的脸上。

    “是你伤了吾的孙女?”

    董卓死死的盯向唐周,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震惊,震撼!

    所有在场的存在无不屏住了呼吸,骇然惊悚的看着这惊天一幕。

    即便是那个长者三张脸的神族,鬼胎树魔人,也漏出了震愕的表情,不过很快被欣喜之色代替。

    “哈哈……本神王的克星,她被制服了”

    “该死的人,这一次本神王要把你们全部献祭”

    触角翻滚,从沼泽而下,氤氲出更可怕的力量瘴炁,不久跃龙潭旧址再次变成了沼泽的禁地之域。

    数十万观战者见鬼胎树魔人再次追杀向他们,纷纷各凭手段,惊慌失措逃遁。

    此时的李儒李傕郭汜段煨等数万西州军残军残将看清来人的面目后,震惊震愕,接着是兴奋的嘶吼大哭。

    憋屈,太憋屈了!

    面对唐周,他们憋屈,面对濯龙宫那个神社大贼,他们憋屈,面对跃龙潭这鬼胎树魔人,他们也憋屈。

    终于,出现了一个不再让他们憋屈的人。

    那便是他们的主公,东本初西仲颍,西州雍凉军的领袖,当今帝国的丞相,董卓!

    “什么,是董卓来了!?”

    伏寿眼中漏出了慌急之色,董卓来了,那唐周怎么办?

    以现在唐周的实力,恐怕还不是董卓的对手。

    再者,董卓来了,他那如狼似虎的百万大军还会远吗?

    果然伏寿下一秒便见到了东方苍穹出现的可怕兵戈威压一幕。

    蛟龙吟啸,战车轰鸣,烈兽神骏嗷叫……八十万的西州军并州军精锐压碎虚空,从东方战场,滚滚而归。

    旌旗飒然,肃杀之炁,弥漫而下,镇压的整片大地悄无声息。

    “完了,这一次唐周小子可能真要完了!”

    观战的诸多大佬之中,马日磾叹息道。

    他的话引得绝大多数人赞叹,皇甫嵩却是没有附和。

    “义真,你是怎么认为的?”

    杨彪道。

    马日磾,王允等人看向了一直没有表态的皇甫嵩。

    皇甫嵩道“丞相从虎牢关回来了,而且并州军的吕布也回来了,所有虎牢关的精锐大军都回来了”。

    “你的意思是?”

    杨彪眼前一亮。

    皇甫嵩道“如果我是关东盟军的盟主袁绍,发现虎牢关已经空了,我一定会麾百万之师进入虎牢关,追击丞相的大军”。

    “有理!”

    马日磾等一大帮大佬附和。

    只要袁绍带着盟军杀到此地,唐周或许还有一线机会逃出生天。

    杨彪心中却是暗思,袁绍会这么做吗?毕竟他是袁绍!

    想到这里,他目光看向昏暗阴风怒吼的东方天际。

    对于这个妻侄,杨彪并没有多大信心!

    皇甫嵩此时的心已经飘忽到肥遗突破封印后会去往哪里的事上去了!

    他并没有告诉众人,唐周手中封印董白的宝器,乃是不其山之战镇压太平道门护法太古神王后裔肥遗的幌金绳,因为他清楚一旦此事揭破,唐周可能会立马遭至人心的唾弃,以及诸多强大存在的围攻!

    况且,以杨彪马日磾等人的本事,他们难道就没有看出唐周封印董白的宝器是幌金绳吗?

    他们定然也看出来了,只是他们抱着这样或那样的目的并没有言语。

    皇甫嵩不是傻子,其他人都不直接挑明,他和唐周的关系这么近,更不愿挑明。

    “主公!”

    李儒被李傕郭汜搀扶着,带领西州军残兵败将飞到了董卓身边,扑腾一声跪下。

    董卓铜铃巨眼瞪着他的心腹,不明白为何他们这么狼狈“李儒,你的双臂呢?”

    董卓发现李儒双臂没了,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怒吼道。

    李儒泣泪把事情的原委,简略讲述了一遍。

    董卓知道事情的真相后,牙咬的咔嚓咔嚓作响,铜铃的巨眼充满了血丝“好!好!好!”

    董卓连声阴寒的叫了三声好,接着愤怒的看向唐周,唐周吓了一跳。

    狂暴后董卓的战斗力可不是他能比拟的,一旦董卓真发飙对向自己,除非大伤元气的拼死厮杀一番,自己才有几率有生还的机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拼死一战,对于现如今的他而言,这有些得不偿失。

    再者,好像李儒这样和自己没有半毛关系吧?

    而且恰恰相反,如果不是自己和邓展,李儒那一帮人早就死在了帝都了吧!

    董卓恨恨瞪了眼唐周,接着又转目光看向那被穹顶结界覆盖的晦暗帝都,与眼前这沼泽翻滚的氤氲禁地,那猖狂的神族鬼胎三脸树魔人。

    “呵呵,你们莫非真的以为吾董卓,是你们这些可恶的存在,便随意可捏捺的软柿子不成?”

    “霸王之刀!”

    董卓魁霸的身躯,遥天一指,一声长啸,浑身的魔炁,如同黑暗的大日绽放,可怕的紫雷之电轰鸣四面八方。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释放他的圣魔之刀威力,真正的!

    从没有第二次!

    霸王之刀,一刀而挥,十万丈黑雷刀域,无上黑暗霸王之力,带着恐怖的炁流,势若破竹轰击而下。

    直接劈中了那鬼胎树魔人那狰狞的神王之身,鬼胎树魔人惨号一声,直接被董卓一刀劈成了两半。

    在场观战的人无不目瞪口呆,倒吸凉气。

    好强!

    “丞相万岁!丞相无敌!”

    观战的人群之中传来山呼海啸。

    而也有人陷入沉思。

    唐周便是后者,陷入沉思的一位,他震撼的看着发狂的董卓,以一人之力,便杀的那神族树魔人强大级别的存在,节节败退吗?

    这是什么样的恐怖力量?

    这是什么样的战斗实力?

    董卓太强大了!

    唐周觉得此时的董卓,即便是吕布这种鬼神之将存在,也不堪其对手。

    起码现在是这样!

    “唐周,没有想到你还没有死?!”

    吕布骑着赤兔,鬼神之煞燃烧黑暗,他横戟出现在唐周的面前。

    “自然没死,怎么,你想再打一场吗?”

    唐周此时修为大进,已经隐约有不怕吕布的感觉,只是他没有想到吕布也会跟随董卓而来,莫非虎牢关天堑已经被董卓彻底放弃了吗?

    唐周暗暗想到。

    “再打一场?唐周,在你眼中,莫非你认为吾会真这么愚蠢?”

    “呵呵……四大护法,想不想看看那个打伤你们的真正幕后凶手?”

    言罢,吕布突然阴森寒笑,一戟指向唐周,身后头顶的滚滚魔云之中,桀桀怪笑下,出现了了四大狰狞魔神。

    正是纵横太古上古之交,被中央大帝轩辕黄帝坐骑应龙镇压的神州川泽绿林邪祟魔神,魑魅魍魉四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