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战魂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祭祀(二)

第一百五十五章 祭祀(二)

 热门推荐:
    在大殿上听了一会儿下面官员对雍城情况的汇报,嬴政看时辰差不多了,便起驾前往离旧宫不远的宗庙祭拜祖先。

    到了宗庙,进了宗庙的大门,秦王嬴政和自己的王后便依照祭礼,三跪九叩,一直到宗庙内供奉秦国历代先王的大殿。到了大殿之上,嬴政跪在蒲团上,王后芈芳儿跪在他身侧。

    先是李斯起身,站在宗庙大殿门口向等候在殿外的众臣宣读祭文:“大秦赢氏第三十七代大王政,立王后芈氏,天诏地彰,福泽厚重,天下万幸。自吾王继位,承先王之意志,禀万民之重担,两拒大敌之境外,立北郡与戎狄,通万里达西域。万民莫不以此为歌颂,强军百万令强敌拱手,为吾明君,大秦之幸……”

    洋洋洒洒近千言,一数嬴政登基之功绩,攻打魏韩两国掠取数十地。二收义渠为秦境,立北郡,开牧场。三为抵抗蝗灾,使秦国百姓无饿死之平民。这是李斯用了一个晚上写出来的,在此时当着众多大臣读出来,让在场的官员和士兵听完之后皆以自己有个好的王上而引以为荣。

    冗长的祭奠仪式忙活了一上午才完成,仪式之后便是嬴政宴请众多族老。这次的宴请可以说是比上次宴请不知大了多少,上至姑息老人,下至三岁稚童,皆都到场。

    宴席依旧安排在旧宫主殿上,一直延续到了旧宫门口。嬴政坐在主殿王位上向宫殿外看去,竟然一眼都看不到头。

    宫殿内王位台阶下,吕不韦身着相国大人的官服坐在首座,对面是赢通,然后下面依次是李斯,尉缭等人。酒菜很快就摆上桌案,君臣其乐融融,宴席之上一片祥和。

    酒宴进行的很快,一是本来桌案之上本来就没有几个菜,而来呢嬴政在与众人共饮了没有多长时间,便领着王后芈芳儿前往后宫向太后赵姬去请安了。众多臣子见到嬴政离开,自然没有再多呆的理由,饮上几杯酒便离开了旧宫。

    吕不韦坐在首座,当然不能最早离开,由他和李斯以及尉缭这三个嬴政眼前最为熟络的文官陪着主殿内的嬴氏宗亲饮酒,直到众人都散去,三个人方才离开。

    嬴政和芈芳儿离开主殿,前往太后赵姬所住的宫殿。除了主殿之后不久,负责旧宫守卫的蒙恬便找了过来,嬴政便让芈芳儿先行去往母后宫中请安,自己稍后再过去。

    蒙恬看王后离去,这才对嬴政说道:“王上,吕不韦离开雍城了。”

    “哦?”嬴政有些意外,对于秘密返回雍城的消息他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他是什么时候到的雍城他都知道。“他是从宫里出去的还是在哪里?”

    蒙恬回答道:“他是从旧宫的一个偏门离开的,那个偏门离雍城北门很近,所以在那里进出也比较方便。我已经让杜辉派人去跟上他了,不过看样子他应该是去自己的封地去的。”

    嬴政继续问道:“他昨天晚上一直在旧宫内还是又出去见了什么人?”

    蒙恬摇摇头,“我们的人并没有跟

    踪他多久,因为我们发现身边多了几个武艺很不错的手下,似乎对暗杀跟踪之术颇有研究,我们拍过去跟踪的人被发现了。的马车停在雍城北门口一处宅子门口将近两个时辰,然后才离开。那座宅子我们也都查过了,是的宅子。”

    “这么说来这次返回雍城谁都没有见?”嬴政有些不相信,难道不怕自己对太后突然下手,让太后腹中的孩子死掉?

    蒙恬想了想对嬴政说道:“末将认为应该是的,在他离开宅子后便是直接到了宫里,算了算时间,想来昨日王上拜见太后时,应该就在太后的寝宫里。”

    嬴政冷笑道:“好一个,竟然在寡人眼皮底下玩出这些花招,看来这么短的时间内也是有了一定的实力。旧宫内一定还有的人手,你想办法在这段时间内给寡人找出来,要么威逼,要么利诱,实在不行就灭口,寡人要让雍城旧宫变成寡人的旧宫,这里的任何风吹草动寡人都要知道。”

    “末将遵命,末将马上去办。”听完蒙恬的汇报后,嬴政便离去,蒙恬也离开,着手布置旧宫的事情。

    就在嬴政和手底下的蒙恬,李斯,尉缭等人谋划如何除掉吕不韦和的时候,在咸阳城留守的蒙毅派人飞马传来一封军情奏报。

    蒙恬正在旧宫内和章邯两人巡逻,同时制定如何将旧宫内的奸细寻找出来,忽然就被嬴政派来的人召回大殿内。等到蒙恬赶到大殿内的时候,他发现吕不韦,李斯和尉缭都已经在这了。

    蒙恬发现嬴政的表情十分气愤,还以为刚才嬴政去向太后请安,母子二人翻脸了呢。蒙恬走上前抱拳施礼说道:“王上找我何事?”

    嬴政没有说话,将一卷竹简拿在手里,让身边的内侍拿给蒙恬观看。蒙恬接过内侍手里的竹简,打开后才知道自己想歪了,竹简上写着上党郡六城反叛,将驻守在上党的秦国将领杀害,然后转投到赵国麾下,原本驻扎在上党的数万秦国大军也是被收入到赵军当中,这样一来相当于秦国损失了两倍于上党的兵力。也难怪嬴政会如此生气,这样的事发生在任何一个诸侯国,国君都会十分恼怒的。

    蒙恬看完之后将竹简还给内侍,然后继续抱拳对嬴政说道:“上党守军判出我秦国,王上是否要末将领兵出征,将上党郡收回来?”

    吕不韦自然不想在这个当口让蒙恬手里有更多的兵力,他开口说说道:“蒙将军,如今王上的安全还需要你的保护,区区上党郡六城之地,还用不着蒙将军和蒙将军手下精锐的蒙家军出征。”

    蒙恬看向吕不韦说道:“相国大人此言诧异,如果我们不能很快的将上党收回来,那么我秦国万里江山数十个郡城今日反一个,明日反一个,不出十日我大秦就剩下咸阳城一城之地了。”

    吕不韦看了看嬴政,嬴政听了蒙恬的话似乎更生气了。吕不韦反驳道:“蒙大人误会本相的意思了,上郡当初还是本相率兵打下来的呢,只是本相也没有想

    到如今会发生这种事。上党郡固然重要,但是王上的安全却也更加重要,你们几位是与不是”

    李斯和尉缭点点头,他们俩的意见让蒙恬顿时无话可说,只得站立一边看嬴政如何安排。

    嬴政的怒气平和了几分,他开口说道:“上党郡地处魏国和赵国交界处,对我秦国的战略部署意义很大,所以上党郡不容有失。方才相父所言也不错,蒙卿,寡人之大秦又不是只有你一位将军,此次你就留在寡人身边吧。”

    嬴政说完然后又转向吕不韦:“相父说上党郡原本是相父打下来的,如今相父年纪已大,寡人自然不可能再让相父率兵出征。相父可在在朝武将当中选出一位来,由他领兵出征,你看可好?”

    吕不韦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王上,本相以为此次领兵有一最佳人选。”

    “哦,是哪位将军”

    吕不韦回答道:“原上党守将樊于期。此人当初也是跟随本相攻打上党的将军之一,当初本相就觉得此人领兵倒是还有几分见地的,况且他又对上党地形十分了解,本相觉得樊将军可以担当此次领兵之人。”

    嬴政向其余三人开口问道:“三位卿家,你们觉得如何?”

    李斯说道:“樊将军确实有一番本领,此次交由他领兵倒也合理。”李斯说完之后尉缭也表示赞同。

    嬴政把目光投向蒙恬:“蒙卿,你以为如何?”

    蒙恬虽然不喜吕不韦,但是对于带兵打仗之事从来不含糊。“臣以为樊将军可以领兵,只是……”

    “只是什么?”嬴政问道。

    蒙恬说道:“樊将军领兵自然可行,但是此次讨伐叛军末将以为还应当派遣一位王室中人一同前去。一则代表了王上对上党郡势在必得的态度,二来我想上党郡的守兵肯定又不愿意投奔他国的,此时有王上的族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就相当于王上亲自领兵出征,他们看到王上的气势,自然就会败下阵来。”

    吕不韦也点点头,他附和道:“本相附议,蒙将军此计可行。”

    嬴政也觉得蒙恬说的有道理,那问题是该派谁去呢?嬴政此时心中灵光一闪,有了一个绝佳的人选,让他去不管成败也算是去掉自己心中的一块顽疾。胜了固然是好,输了不管他回不回来都是死路一条。

    嬴政拿定了主意,开口说道:“寡人也觉得蒙卿这个计策可行。既然是要派寡人的族人去,那么就要彰显寡人之威严,同时还不能丢了寡人的脸面。寡人想好了一个人选,不知道你们同不同意”

    “不知王上所说的是何人”

    “那便是寡人的兄弟,长安君成。”

    p:除去前面半章,后面半章本来想不起要写什么,既要顺应历史,又不能胡乱水字,查了史料正好写出来这段秦史上确实发生的事情,明天六千字,希望大家多多捧场,小弟在这里感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