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求生记 > 第四十六章 马政与离间

第四十六章 马政与离间

 热门推荐:
    第四十六章 马政与离间

    枢密院距离皇宫并不是多远,仅仅是一墙之隔。

    袁时中得了诏令过来,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等袁时中过来的时候,张轩已经将关于枢密院上报的马匹数量,马匹缺额,补充困难,等问题的奏疏,全部看了一遍。

    只见桌子上,层层叠叠的放着这些文书,还有吴梅村从其他地方找过来,明代关于马政的记录。

    不过,张轩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些东西,对张轩来说,没有一丝帮助之处。原因很简单,明代的马政都在北方,南方少有养马的人家。而今不看制度,单单看张轩麾下的土地,也是少有能养马的空旷土地。

    “想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在吴三桂身上。”张轩心中暗道。

    “臣拜见陛下。”袁时中的声音打断了张轩的思考。

    张轩说道:“大兄你来了,吴三桂派人到了重庆,我想枢密院派人去和他谈谈?”

    袁时中说道:“陛下的意思,想将吴三桂拉过来?”

    “不。”张轩说道:“吴三桂三姓家奴,他敢过来,我还信不过他的。和他谈的事情,是马。”

    袁时中闻弦音而知雅意,说道:“可是从四川买马?”

    四川以西就是西藏,是能够养马的。这是张轩能接触到最近的养马地了。

    袁时中也知道马匹的重要性,如果没有足够的骑兵,北伐之事可就难了。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些疑虑的,说道:“吴三桂会卖马吗?这可是与盐不同。”

    张轩说道:“没有不同,不过五十步与百步而已。他既然做了初一,就想做十五。不过恐怕要狮子大开口了。”

    张轩对吴三桂的心思揣摩还是有一些的,不过是想将辽东将门的事情,想在四川在做一遍而已。

    “那财政上?”袁时中有些犹豫说道。

    “给。”张轩咬着牙说道:“大内的工程全部停了,大抵能省出来几万两,你在枢密院凑凑,我再想办法从盐商那边弄一笔款子,去填西边的狮子口,我倒要看看,他能不能撑死。”

    该省的钱一定要省,不该省的钱,万万不能省。

    而且大夏骑兵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却有一批有经验的骑兵军官,只要及时补充马匹,大夏骑兵的战斗力还是能够保留的,但是时间长了,等这一批人都养废了,再想重建骑兵,就是千难万难了。

    所以这一件事情,一定要快,不能慢了。

    而且,张轩未必单纯是想要马匹,他很清楚,明与清是不同的,在明朝行得通的事情,在清朝未必能

    行得通了,吴三桂有这般心思,真当北京那一为是瞎子聋子傻子啊?

    虽然水至清则无鱼,但是如果水太浑了,北京要吴三桂在四川何用?

    这也是一种离间的手法,唯一的问题是太耗钱了,三瓜两枣的,吴三桂未必原因,唯有大手笔,用金银晃花了吴三桂的眼睛才可以。

    “权且寄放在吴三桂之处罢了。”张轩心中暗道。

    袁时中或许理解了张轩这层心思,或许没有理解,他心中将这一件事情,放在执行层面上,说道:“陛下准备让胡澹做这一件事情?”

    “不。”张轩说道:“我准备派人去一趟四川,看一看吴三桂的军力。顺便谈一谈这一件事情。”

    张轩从来没有忘记他两翼齐飞计划,四川是关键一环,离间吴三桂与清廷的关系是其中一环,而探明吴三桂在四川的底细也是其中一环。

    张轩不动手则已,一动手。一动手就一定要结果。

    袁时中说道:“那么陛下属意谁?”

    张轩没有直接说,而是说道:“此人一定要是老将,熟悉战阵,能看清楚吴三桂所部虚实。”

    张轩一时间也么没有人选。

    眼力这东西,必须是经验丰富的人才有,而经验丰富的将领,大多都身居要职,总不能让一个重将过去吧。

    这不是形同发配吗?

    而张轩不熟悉的将领,纵然有这样的眼力,张轩也不大相信,原因也很简单。

    眼力这东西,是很难量化的。张轩唯独信得过这个人,才能信得过他的眼力。

    一时间,还真找不到这样的人。

    袁时中听了,心中一动,说道:“陛下,杨绳祖将军岂不是正合适?”

    张轩一听,心中一亮,说道:“我怎么将杨兄给忘记了。”

    说起来杨绳祖也是命运多舛。

    他本是罗汝才麾下大将,与他兄长杨承祖不相上下。却因为罗汝才重用兄长,而被压制了在庐州。

    而安庆大战的收尾之战,杨绳祖又撤回了庐州,认真的来说,庐州之战是一场败仗。

    张轩固然念及旧情,想提拔杨绳祖。但是也不能乱来。

    毕竟张轩秉政大权,最重要的不是私情,而是法度公平。纵然张轩想提拔他,也只能给他多安排一些立功的机会,而不是硬生生的拔上来。

    所以杨绳祖在地位上,比其他将领低了不少。

    如今想想,这个机会的确不错。

    对杨绳祖的眼力,张轩是信得过的。张轩与杨

    绳祖并肩作战多年,对杨绳祖的能力还是信得过的。

    “好。”张轩说道:“就他了。”

    在张轩的督促之下,双方在重庆的谈判进展很是顺利。不过这顺利都是在盐上面。

    刘玄初来之前已经得到了吴三桂嘱咐,故而见价格差不了多少,自然要答应下来。

    双方一商议好,源源不断的川盐,就顺着长江东流而下,进入两湖之地。

    两湖的盐价顿时下降了不少。

    不过,并没有下降多少。因为长江之上,夏军水师都从北岸走私过来的两淮盐,大加查抄,倒是查抄了十几船之多。

    两淮盐进入江南的渠道顿时断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张轩不过是用川盐换了淮盐,每月外流的银钱并没有减少了多少。

    但是给谁不给谁。却是大有问题。

    只是,谈到马。刘玄初却没有答应下来。毕竟这一件事情他没有得到授权。

    于是杨绳祖赶到了重庆,传达了想要去成都与吴三桂谈的意思。

    刘玄初不敢擅自答应下来。只能说回去回禀吴三桂。

    成都蜀王宫。

    吴三桂将这一件事情,告诉方光琛。方光琛说道:“夏帝醉翁之意不在酒。”

    “马也是要谈的,但是本意恐怕就是离间朝廷与王爷。”

    方光琛本想说王爷万万不可上当,但是回想起之前的种种,语气微微一转,说道:“何去何从,还请王爷善加思量。”

    方光琛对清廷没有什么忠心。但是他之前与吴三桂之前,说得上是亦幕亦友。

    但是时间变迁,却回不到过去了。方光琛越发感觉,吴三桂的心思越是莫测。

    方光琛,也变得慎言慎行起来。很多心理话都要藏在心中了。

    吴三桂起身在宫殿之中踱步,空荡荡的宫殿之上,唯有宫殿上地板光可鉴人。倒影出吴三桂低沉变幻的脸色。

    忽而,吴三桂的脚步猛地一停,说道:“就让他来,我倒要看看张轩弄什么把戏。”

    方光琛说道:“那朝廷?”

    吴三桂冷笑说道:“朝廷能耐我何?”

    方光琛心中却不这样想。他看出吴三桂不是成大事的人,心中没有定见。见清廷而今势弱,心中就有其他心思,但是让他直接反正,投靠张轩,吴三桂又不敢。如果北上反攻清廷,也是断然不会做决定的。

    这种拖拖拉拉,当断不断的作风,能成就什么大事。只是方光琛已经上了吴三桂的船,下不来了。